追蹤
鳥教官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山‧鳥‧狗‧人‧影
  • 20379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聲援布農朋友及山羌‧為你千千萬萬遍

1997年參加玉山國家公園義務解說員訓練,其中一堂課,主講者以一張4位布農族原住民蹲在警局門口,腳前陳列著所謂的犯罪證物(山羌及水鹿)的照片,來提醒參與學員生態保育的重要性。當時我沒有見到山羌及水鹿的表情,但4位原住民朋友無狀的模樣及神情,仍深烙在腦海裡。
原住民朋友在自己的家園,用族人的傳統,找到一點屬於他們的尊嚴,卻遭斬首示眾式的凌辱,這樣的照片竟然出現在國家公園解說義工的訓練課程裡,當晚我和同期學員討論近天明。野生動物本有其家園,正如原住民朋友一樣,但在開發壓力下,野生動物被訂定法律、規則的人,奪走棲地,死傷無數甚至滅絕(梅花鹿為例)。原住民的朋友也在一次次的外族侵入下,遭強迫遷徒或改變了生活方式,最後不得不順從於外族人的法律規範。
和小雅一樣我也曾被福山植物園裡,突然出現的那對可愛山羌的雙眸所感動,也曾因看見成群的水鹿在帳篷邊鳴叫而雀躍,更曾在山徑上埋葬僵死的蟾蜍等小動物;但部落裡老獵人,擦拭著長獵槍,敍說著夜獵的經驗,仍會讓我側耳傾聽,期待跟隨著老獵人的腳步,在山裡尋找牠們並聆聽牠們的聲音。這樣的心理並不矛盾,因為他們都是我的好朋友,只是一方永遠「為你,千千萬萬遍」。
   永遠「為你,千千萬萬遍」這是「追風箏的孩子」一書中,哈山對阿米爾誓死不悔的情誼,也是阿米爾對阿山之子索拉博的生命承諾。野生動物與原住民朋友原本也有深厚的情誼與承諾,但卻被當前惡化的生態環境及社會律法所撕毀。
1998年5月桃園石門苗圃八色鳥育雛時,親鳥疑遭角鴞攻擊(劉小如博士的研判),兩隻親鳥為保護幼雛,採調虎離之計在離巢近百呎處,力抗角鴞,留下散落一地的羽毛。當時我沒有和大夥一樣,去痛惜那兩隻稀有的八色鳥,因為如果是角鴞所為,那麼牠也是做了牠應該做的事。我並不是要將布農警員類比為角鴞,也不是要合理化他的行為。野生動物、原住民朋友和我們都是這個生態系中的一分子,台灣如果沒有經過這近百年來的山林開發,如果沒有山產進補的錯誤觀念,沒有商業的經濟誘惑,沒有強勢族群的壓迫,那麼山裡的野生動物是否會和現在海裡的野生魚類一樣,也會「為你,千千萬萬遍」。慈悲保育只是我們自私的念頭,因為只有慈悲保育,我們才能擁有一個哈山,擁有一個野生動物的基因庫,讓牠永遠為我,千千萬萬遍。
布農全忠明警員育有三個小孩,是部落裡少有的典範家庭,但他不是角鴞,他的獵捕不是為了填飽肚子。因此他坦承利用公務做了所謂違法的事。雖然如此,我仍然期望警政署能接受陳玉峰老師的建議,收回這個不利原住民也不利野生動物的處分,讓布農全忠明警員、玉山國公家公園及相關主事者,能思考原住民朋友與野生動物在現實環境中的關係,找到新的相處模式,讓全忠明帶領族人也帶領我們一起為死去的山羌贖罪,為失去的野生動物,千千萬萬遍,讓牠們能再度馳騁於台灣僅有的山林,有朝一日牠們也將會再為我們千千萬萬遍。野生動物、原住民朋友、你和我,都一起依偎在這塊土地上。
     網路上對此案,有許多爭論,有人聲援布農全忠明請求從輕處分,也有人聲援死去的山羌及白面鼯鼠,對於他們的意見我都同意也尊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