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鳥教官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山‧鳥‧狗‧人‧影
  • 20344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奇萊保衛戰

  
   1895年日本入主台灣後,台灣民主國抗日失敗,但游擊式的抗日行動仍發生於西部地區,至1902年始抵定平地的反抗武力。但山區原住民為維護既有生活方式,憑恃高山險阻,仍與日人持續相抗,其中以居住奇萊山東側的內太魯閣群原住民(註1)最為日人所憎恨。
內太魯閣人因有出草(獵人頭)習俗,長期與外界隔絕。在新城事件(註2)及深堀事件(註3)中,又被其他原住民誣指為兇手,兇猛未開化的污名深烙在日人心中。因此,日人稱內太魯閣群為台灣最兇猛的生蕃。
1914年日本視不受招撫的太魯閣人為罪人,故發起「太魯閣討伐之役」,太魯閣人以獵槍、刀、箭對抗日本的大砲與機關槍。這場完全不對稱的作戰中,英勇的太魯閣人誓死保衛家園,壯丁犧牲殆盡,幾至滅族。
2004年1月太魯閣族正名後,這場被教科書遺忘的血淚戰史,得以從歷史的角落裡再度現身。
 
 
l         作戰地區概述
 
本作戰地區北倚畢祿山、羊頭山、立霧溪,南迄塔羅灣溪、能高主峰、木瓜溪一線,西起霧社高地,東臨吉安。地區中央有中央山脈阻隔,由北至南有屏風山(3248m)、奇萊北峰(3605m)、奇萊主峰(3560m)、卡羅樓斷崖、奇萊裡山、能高北峰(3184m)、卡賀爾山(3105m)以迄能高主峰(3262m)。
中央山脈及奇萊主山支稜區隔三大水系,奇萊北峰東北側為向東奔流的立霧溪上游托博闊溪,東南方則為木瓜溪流域上游支流、西側為濁水溪上游之塔羅灣溪等。區內山高水急,地形險峻,僅有少數獵徑,除原住民獵人外,一般人員通行困難。
地區內原住民,有中央山脈以西的霧社群、道澤群、托洛閣群;東側則有木瓜溪流域的巴托蘭群及立霧溪流域的太魯閣群,東西兩側原住民均屬同源,但因高山阻隔及獵區爭奪而交惡。
 
 
l         戰前狀況:
一、日本:
(一)1906年佐久間左馬太主政,對未收撫之原住民,採推進隘勇線,架設通電鐵絲刺網等方式,逐步壓縮其生活空間,造成原住民耕地、獵區縮小,引起原住民不滿,因此小規模武裝衝突不斷。
(二)1913年日人為了徹底統治山區原住民,並肅清內太魯閣地區原住民,因此派出多支測量調查隊,於1914年4月完成「太魯閣方面調查事項」、「太魯閣方面氣候概要」等地理形勢、蕃情分析的報告書,同時完成「台灣五萬分之一蕃地地形圖」。
(三)1914年5月23,於東合歡山西北方(今寒訓中心),設立討伐軍司令部,集結一萬餘人,包括陸軍兵員、文官、漢人苦力、原住民隊等。
 
二、區內原住民:
(一)太魯閣群:內太魯閣主力約800名壯丁,外太魯閣主力約1000名,巴托蘭主力約250名。據守天險,拒受日本招撫,誓死維護家園。太魯閣人與其他部族互相敵對,陷孤立狀態。
(二)陶塞部落:介於內太魯閣與南澳蕃之間,屬大太魯閣蕃之一部,意圖反抗日軍,惟勢力有限。
(三)七腳川社:聚居木瓜溪隘路口,鯉魚山西南,勢衰不振,與太魯閣群敵對。
(四)萬大社、霧社群、托洛閣群:位於中央山脈西側,因日軍推進隘勇線,生計受制,因此不得不與日軍交好,此三部族原與太魯閣群同源。
 
l         作戰構想:
一、    日軍:
於1914年6月1日以「蕃人隊」為前導,區分東、西兩路發起攻擊。東西兩路形成大包圍態勢,防止「內、外太魯閣蕃」逸出包圍圈,再逐一擊破各蕃社。東路以警察隊為主力,由東海岸出發,區分兩部,沿立霧溪由東向西攻擊,另一部溯木瓜溪攻擊「巴托蘭蕃」。西路則以陸軍正規部隊為主力,第一守備隊之步兵第一聯隊自奇萊南峰出發經奇萊裡山,翻越中央山脈順東南稜下奇萊溪攻擊「巴托蘭蕃」,第二守備部隊自合歡山出發,由立霧溪上游托博闊溪順流而下,攻擊「內太魯閣蕃」。
二、    原住民:
     外太魯閣各社較接近平地,早悉日人武力,故以保全族人命脈為前提,故無具體防禦構想。巴托蘭群固守於木瓜溪中、上游,依地形阻敵突入。內太魯閣群則以確保家園為前提,將餘糧及婦孺先期遷往古白陽,並以一小部守住塔比多,拒止由東向西仰攻之敵,主力置於西側,遇敵即遁入森林,再行伏擊殲敵,以逐次削弱敵之戰力。
l         雙方兵力:
日本:
兵員及軍伕20749人
野戰砲48門
機關槍24挺
原住民:(概數)
內太魯閣戰士1100人
外太魯閣戰士1000人
巴托蘭戰士250人
合計約2350人
 
l         作戰經過:
東戰場
6月1日立霧溪方面警察隊區分三部發起攻擊,晝間未遇重大抵抗,進展順利。入夜後外太魯閣人實施伏擊,射殺2名隘勇,傷及1名日警巡查。
6月2日巴托蘭方面警察隊佔領於木庫木葛社上方稜線建立要塞。另一支部隊沿稜續進,未遇抵抗。
6月3日外太魯閣人於古魯高地下方竹林,伏擊勘查地形之日警察隊未果,反損失數名族人。
6月4日外太魯閣人再伏擊日警察隊,格斃2名腳伕,刺傷巡查、隘勇、腳伕各1名,惟犧牲數人。
6月6日日警攻佔領伊耀社與施武岡社,並迫使木奎博社與木庫木葛社歸順。
6月7日古魯社總頭目哈洛庫,率領族人至日警本部媾和,立霧溪兩岸9社均交出槍械。三棧溪方面各社,也有求和之傾向。另多用社(天祥東側)亦放棄戰鬥。
6月8日上午 8 時,日警兩個部隊主力,攻佔落支煙社(立霧溪下游南岸,沙卡丹溪口對岸)。
6 月10日巴托蘭方面的日警隊長召集巴托蘭各社代表,轉達總督的招降諭告,各社答應交出槍械。
6 月11日立霧溪方面日警部隊佔領落支煙社上方 1,500 公尺高耕地,並建設防禦工事。
6 月13日巴托蘭日警隊與西側入山的陸軍部隊會合,於16日越過太魯閣大山,進兵內太魯閣。
6 月19日立霧溪方面日警向無名溪進軍,從左岸攀登急坡,攻佔阿唷社(今寧安橋附近)南方1,000公尺高地。
6月20日日警令古魯社 2 名頭目交出槍械遭拒。
6月26日巴托蘭方面日警攻佔素姆達巴落社,以火砲居高臨下控制三棧溪方面十八社,因此各社相繼交出槍械彈藥。
6月29日立霧溪日警隊,在巴達岡社下方立霧溪旁(可能今布洛灣附近)與陸軍第二聯隊之一個小隊會合,日軍完成內、外太魯閣之包圍部署。
7月3日立霧溪方面日警之一部進入得卡倫社(立霧溪出口處北側),
8月10日在西拉歐卡夫尼司令部,舉行托博濶社與其他8社的歸順儀式。
 
西戰場:
5月30日步兵第一聯隊第1中隊出發,經過沙卡亨社(奇萊北峯東北側的高位河階地)北側時,內太魯閣人切斷日軍補給線並實施伏擊,日軍憑優勢兵力與武器反擊,內太魯閣人不敵,遁入森林。
6 1 日,第一聯隊的作業隊,在沙卡亨社北方約2,000公尺處(即沙卡亨社下方),修理電話線時遭10多名內太魯閣人襲擊,日軍死亡1人。日軍乃大舉攻擊沙卡亨社,此役日軍3兵士陣亡,2名重傷,5名輕傷。內太魯閣人亦死傷多人。
6月2日晨4時,日軍突擊西拉歐卡夫尼社,該社頑強抵抗,但日軍砲火猛烈,內太魯閣人不敵棄守。戰鬥中內太魯閣人死傷超過30人,日軍1名少尉與3名兵士陣亡、1名中尉、1名下士、4名兵士受傷。
6月3 日日軍第9中隊,派1小隊搜索卡拉寶社東南方溪谷,在搜索中遭到伏擊,1名士兵陣亡、3名受傷。
6月6日,日軍於沙卡亨社東方高地偵察地形,偵察小隊遭伏擊,內太魯閣人5人死亡、傷6、7人,日軍將族人屋舍燒燬。此役日軍2名兵士與3名腳伕陣亡,1名中尉與9名兵士受傷。
6月12日日軍鈴木聯隊之一部越過奇萊裡山順東南稜下奇萊溪,向巴托蘭社上方前進,與日警察隊的岡本部隊會合。
6月14日日軍陸軍第二守備隊司令官荻野少將命深水大隊長派兩個步兵中隊各一小隊(擁有2挺重機槍、2挺輕機槍)兵分兩路前進。阿久津支隊長率領一個臼砲小隊(擁有一門臼砲)三面圍攻古白楊社(今中橫新白楊站下方)。內太魯閣人堅守抵抗,但仍不敵日軍優勢兵火力,乃向古白陽北方撤離。此戰役日軍2名兵士陣亡、2名受傷,內太魯閣人也死傷3、4人。
6月16日日軍深水大隊佔領魯翁社(中橫慈恩站附近、魯翁溪上游),並在魯翁社設置作戰指揮部後,向西寶社方向推進。隨後大軍攻佔西寶社西方2,000公尺高地要塞。同一天,山田大隊在立霧溪與陶塞溪合流點(中橫泰山隧道北邊)附近,遭40名內太魯閣人伏擊,族人5、6人受傷後,被迫後撤。
6月21日,內太魯閣人伏擊日軍掩護機槍與彈藥輸送工作的第二聯隊10名兵士,擊斃3名日兵。
6月23日,第二聯隊第一大隊攻佔饅頭山(天祥背後,達歐拉斯瀑布西北面山頭,古道通過山頂)。遭內太魯閣人抵抗日軍1名下士、1名兵士受傷、「蕃人隊」1名壯丁陣亡。
6 月28日,日軍攻佔立霧溪右岸木基拔揚附近。
6 月29日日軍佔領三角錐山西南方高地,與日警會合。在三面包圍下,內、外太魯閣蕃全面平定。但拉比多溪岸(指天祥背後瓦非爾溪)至饅頭山北麓一帶仍有少數內太魯閣人持續伏擊日軍,造成日軍14人死傷。
 
l         傷亡統計:
東路日軍警察部隊:亡23人,傷29人,合計52人。
西路陸軍部隊:亡61人,傷 125人,合計 186人。(不含日軍雇用之腳伕、職工,以及協助日軍擔任前導之泰雅族人隊)
原住民死傷人數則無法估計。但從訓練有素、火力精良的日軍傷亡人數及日軍逐村砲轟、焚燒房舍及機槍掃射的戰況下,可以推想原住民之死傷必數倍於日軍。
 
l         評析:
1.日軍憑恃精良武器與十倍之兵力,故有能力採取東西兩面多路夾擊策略。東部雖屬仰攻,但配置警力,旨在防止原住民逸出包圍圈,並藉部族間之矛盾以勸降為主。西部則為日軍主力以正規陸軍為主,先期部署合歡山,再由高處向東推進。西部後勤基地向前推至霧社高地,同時完成眉溪埔里之輕便鐵道,載運輜重;東部後勤基地則置於花蓮港,因此日軍戰略態勢極佳。
2.奇萊山區無道路通行,因此日軍先期完成各項調查,且繪製地圖供部隊使用,並請原住民開路引導,致能有效依計畫於山區推進,順利會師。
3.日軍運用原住民各群、社之間的矛盾,收買生活艱苦的托洛閣群等原住民,組織「蕃人隊」充當前鋒,導致同源之太魯閣人,無法順利伏擊日軍,造成同族相殘。
4.日軍充分掌握台灣之天候特性,於6月1日發起攻擊,避開颱風與高山的嚴寒天氣,故能順利推進。
5.日軍依部隊進展埋設電話線,故能確實掌握部隊動態,以遂行指揮、連絡。而太魯閣人只能仰賴人力於夜間傳遞訊息,各社間無法發揮統合力量,故遭各個擊破。
6.西路陸軍的傷亡較東路警察隊為鉅,其原因為陸軍部隊自奇萊北峯、屏風山、畢祿山三路進軍時,內太魯閣人誓死抵抗,故造成雙方極大的傷亡。可見兵力劣勢者若能掌握地利,採取游擊作戰方式,並發揮精神戰力,仍可重創優勢之敵。
 
l         戰爭影響:
1.日軍戰後挾其餘威,迫使花蓮、宜蘭、南投、阿猴(屏東)、台東等地區原住民交出槍械,抵定全島。
2.此役改變了東部原住民的分布,立霧溪上游的內太魯閣群向南避至木瓜溪流域,原定居在木瓜群的泰雅族人則遷至木瓜溪下游平地。內太魯閣人幾乎滅族,殘留族人被迫離開居住地,喪失傳統文化。
3.日軍於戰後為鞏固戰場,立即興建能高越嶺道及合歡越嶺道,使台灣東、西兩側於戰後,藉由道路相互通聯。
4.此役開啟花蓮地區的民政與建設。
5.由於山區原住民無力再行反抗,導致日軍得以從事山區森林砍伐、製腦等產業之推動,台灣森林浩劫於焉開始。
6.日軍以勝利者之姿,以不人道方式對待原住民,最後導發震驚中外的「霧社抗暴事件」。
 
l         啟示:(續)
l         作戰圖:(繪製中)
註1:三百多年前原居住在濁水溪中上游的泰雅原住民因土地及獵物不足,向四方遷徒,其中在今霧社帶的道澤群、托洛閣群,翻越中央山脈奇萊北峰,順托博闊溪,下到立霧溪定居,稱為太魯閣群。
註2:1896年12月23日,日本結城亨少尉一行20人,準備由花蓮新城溯立霧溪向上游勘查前,獲泰雅族得其黎社蕃的接待,晚宴中隊員調戲泰雅少女,激怒得其黎社原住民,20人全遭殺害。事後日官方調查此事件,得其黎社頭目,指稱為內太魯閣蕃下山所殺。
註3:1897年1月底,陸軍深堀安一郎一行14人抵霧社,由托洛閣群中的沙度社頭目帶路,欲勘查中央山脈東側地區。勘查途中沙度社原住民將深堀一行人斬殺並搶奪其財物。日官方調查時沙度社頭目稱,由於天氣寒冷他們帶抵天池後即行折返,深堀一行人繼續東行,可能被中央山脈中東側凶惡的內太魯閣蕃所殺。
 
參考資料:
藤崎濟之助「台灣蕃族」楊南郡譯述。
橋本白水「東台灣」楊南郡譯述。
宋建和譯1999,臺灣總督府警務局日據時期原住民行政志稿。
林華洲 1991 烽火太魯閣,獵人文化
廖守臣 1984 泰雅族文化,部落遷徙與拓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