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鳥教官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山‧鳥‧狗‧人‧影
  • 20379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遠眺大霸憶往

  兒時宜蘭老家,沒有課輔、沒有才藝,沒事時就到溪邊抓毛蟹、築壩捕魚,累了就斜躺在河堤坡上,看著遠山和飛鳥。及長搬至桃園龜山,每天走在會稽溪河堤上,到學校上課,遠方藍色的山與宜蘭有些類似。一個冬日上午在河堤上發現南方天際的山竟覆蓋著白雪,當時年紀小,不知那就是大霸尖山,只知山上有顆像個大姆指的山頭。此後,只要天氣清朗,我就會朝著南方尋找那顆大姆指。小四當班長,有天為了去找大姆指,利用中午休息帶著同學到虎頭山登高望遠,沒想到竟然迷了路,害得學校動員老師上山才將我們尋回。

  國中時,河堤邊蓋起了一排房子,要看大姆指,就只能到後山的水塔上。國中二年級沒有升學壓力,邀集同學登北插天山,想更近距離的看看大姆指,當時天候不佳沒能如願,下山後又闖巨木群,雖然路跡不明,但沒有再迷路。高一投筆從戎,遠赴高雄,進了鳳山的大鳥籠,雖然暫時失去自由,但寒暑假則像逃出樊籠的野鳥,一股腦的飛向山林。第一個暑假就跟著綠卡溫國雄先生上了大霸,夜裡在桃園復興路老店門口坐上了一部載貨卡車,二十餘人就蹲坐在無蓬頂的載貨台上,經過六、七小時的顛簸,不知靠著護欄吐了多少回,才到了馬達拉溪,沒想到要親訪魂牽夢縈的大霸,竟要受如此酷刑。還好年紀輕,下了車又是生龍活虎。夜宿九九山莊,翌日循著鐵梯登上大霸,但站在大姆指頂端,向北望去,沒有找到家,也看不到後山的水塔。那是我的第一座百岳,從此登山成了寒暑假的唯一活動。那也是我第一次跟隨隊伍登山,也是到目前為止,唯一的一次。

 
   1997年帶著中原大學教職員登訪大霸,那時的大霸鐵梯已拆除,但卻讓大霸讓人更易親近,因為到了霸基就等於到了大霸,為什麼登山一定要登頂才算。有兩位同行的學生徒手攀至大霸頂,但也沒讓老師們覺得羨慕,因為他們在霸基休息時,看到大霸在雲霧中忽兒變大,又忽兒變小的奇景,與大霸有了最親密的接觸與對話。登山與觀山之別亦即在此,有人登了百岳,卻不曾真正用心「觀」過山。
 
 

   2003年9月納莉颱風重創北台灣,之後蘭寧颱風、七二水災都重創了大鹿林道,因此,目前登大霸只剩北稜、聖稜、四秀品田等路線或由鎮西堡切入了,到大霸朝聖的人少了許多。不知經過長期休養的大霸是否變得更為壯麗,期待大鹿林道的修復,讓大霸再成為年輕朋友的世紀奇峰,我會帶著同學再訪大霸,在霸基講述兒時大姆指的故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