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鳥教官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山‧鳥‧狗‧人‧影
  • 20379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奇萊行---上稜線

當時成功堡內,懸著六張清大與台大同學的黑白照片,照片旁有焚香祭拜的杯碗,依稀記得照片上俊秀的面龐及眼神,夜裡白色蠟燭的燭火,在風中增添堡內淒涼的氛圍。

在學長的庇佑下,我們順利的走過卡樓羅,經過天池回望連峰路,併列向學長行最敬禮,禮畢後宋福卻一腳踩空,腳踝嚴重扭傷。把宋福的大背架在頭頂,隻身快跑下屯原叫車,另兩人則架著他下山。這就是第一次在山上遇到意外事件的臨機處置。回憶過往,覺得人真的老了,因為這麼久的事,怎會記得如此清楚。

當年搶登百岳名人堂正興,但我們沒跟著潮流,1982、1983年在難得的假期中,又連續登臨奇萊連峰。當年站在北峰山神廟旁,振衣千仞崗的豪情不再,如今走在稜線上卻有另一番感動與感慨。原本孤寂的山徑,因登山風氣的日盛,終至須以公權力,限制每天入山的人數,方得扼止山區環境的繼續惡化。只是這樣做真能維持住奇萊的美景與確保登山的品質嗎?

1000時離開成功山屋,經過清澈的溪源,即開始上攀,此時平常體能、爆發力最佳的「喬登」,逐漸落隊,為了趕上行程,搶佔好的營地,重新調整隊伍順序,並釋放喬登的背包重量,陪著他一步步喘著上稜線。

1210時,終於上了稜線,發現竟有人在大白天放起天燈,仔細一瞧空中的天燈,竟是搶搭營地時飛起來的蒙古包。才中午時刻,稜線上已有數十頂帳蓬,兩間大小山屋早已擠爆。歐陽老師為免我們太過擁擠,借了二人帳給我們,他和何方則於稜線上搭起避難帳,當作是教育訓練。

在野地選擇營地,應儘量選擇裸石地面,為了不讓已受傷的稜線傷口繼續擴大,只得選擇山徑上的裸地,讓登北峰的朋友,得跨過營繩才能通過。山區營地常是污染的源頭,奇萊稜線上營地,沒有看見垃圾,希望不是因為風大把垃圾吹走了。午餐後,十峻之一的北峰仍在雲裡,於是輕裝登主峰,喬登自願留下來看守營地,如果不是領隊,我也願留在稜線上,跨坐在中央山脈的脊樑上,看著那風起雲湧。

 

登上稜線,最大的願望不是趕緊爬上三角點,而是希望能否不用再下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