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鳥教官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山‧鳥‧狗‧人‧影
  • 20379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奇萊行---成功堡前

沒見著水晶蘭,卻憶起方才經過的合歡東峰廢棄的纜車架,慶幸自己曾在高山纜車興建決策過程中,在觀光發展委員會會議上,扮演過一顆阻路的石頭(是會議中唯一的一顆),也慶幸有山岳界的共同發聲與力阻。有人認為我是以登山者的角度污名化高山纜車,是登山者不願一般人輕易親近高山,將高山視為禁臠的自私行為。我非地質專家亦非建築、工程背景,如何臧否高山纜車的興建?91年游院長為鼓勵青年學生登高山,領略台灣高山之美,並要每位青年學生都要登一次玉山,後來得知玉山的承載管制,因此決定興建高山纜車,好讓青年學生都可以輕易的親近山林。此案,當時交觀光發展委員會處理與執行,但因會中有顆石頭阻擋,使它曾轉至十大名山及小百岳等議題,並藉此拖住高山纜車的規劃時程,但最後仍無法改變院長既定的決策。還好決策者,沒有繼續留任,否則再多的石頭,再多的聲音,可能也阻擋不了一個以主觀意志思考、臨時起意的粗糙決策。如今閣揆已更二人,沒人再提高山纜車,廢棄的合歡纜車,也終於不會複製在玉山、雪山及大霸身上了。

0630時,輕鬆愉悅的鑽出黑森林,經過冷杉與玉山箭竹交織的林緣,已有人被眼前的美景震懾而大聲驚呼,放下背包,讓他們拍個夠,反正不是殺底片,儘量殺記憶體吧,到了稜線,記憶體不夠時,自然會清除的。時代不同,登山裝備不同;登山觀念也不同,連攝影的感覺與心情都不同了。以前架著角架,慎重的按下快門,聽著咔嚓的感動,現在照不好也沒關係,回家在電腦上改改就行了。有人將林緣視為森林與草原爭鬥的慘烈戰場,而我卻不這麼認為,林緣的消長與進退,其實是森林與草原這兩個親蜜愛人,萬年不悔的纒綿。

0650時眾人扛起大背包離開小奇萊,一路緩下,有人警覺,大奇萊不是橫亙在眼前嗎?為何要一直往下走,那麼下到底後,不就有更多的陡坡嗎?人生旅程亦是如此,下坡時不要感慨、氣餒;登上時,不要得意、志滿,因為最終還是要下山的。這段箭竹緩坡,紀錄著六名清大與一名台大學生的遭遇,60 725日他們在奇萊得知娜定颱風登陸,緊急撤退時,五位同學就倒在這段草坡上,他們也許以為衝上草坡即可抵達松雪樓,沒想到來時下得很快的草坡,撤退時竟然沒有終點。

0735時抵達黑水塘,水塘邊的山屋很顯然有人整理過,多次經過此地,看到的都是一個髒亂的黑木屋。山屋的管理,不能全仰賴公部門,山屋提供登山者安全的庇護,登山者有義務來維護山屋的整潔。不要假好心將多餘的食物留在山屋內,也不要在床板上炊煮,離開時應將非屬山屋的雜物清除,帶至山下。別以為留下一袋整理好的垃圾放在牆角或床下,不會影響觀瞻,夜裡可能會引來黃鼠狼或其他小動物的撥抓,白天則會有登山客在這堆垃圾上,再放置垃圾,不久髒亂就逐漸擴大,也就印證了洪蘭博士的破窗理論。

 

0930時抵成功山屋,89年碧利斯颱風來襲,長庚醫院陳怡傑醫師受困山區十一天,勞動數百警民力前往搜救,陳醫師雖然獨力由東稜下山,但陳父有感於各界的協助,捐款興建此一新穎山屋,取代原23號成功堡。當年的成功堡即是紀念清大與台大學生所興建。

只是事隔五年更嚴重山難事件又發生了,陸官學長連成功堡都沒能走到,即散臥在稜線上,失去寶貴生命。還記得二十五年前的2號堡之夜,不知是誰買了白色蠟燭,映在堡內的黑白照片上,讓人一夜輾轉。附上25年前的老照片,以緬懷奇萊的過往。

(原記錄尚未轉成電子檔,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