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鳥教官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山‧鳥‧狗‧人‧影
  • 20379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玉山義務解說行

再度穿上義解制服,扛起望遠鏡,

我知道對山林的回饋永不嫌晚,因為我回來了。

玉山星情天文生態體驗營是救國團辦理的知性活動,其成員係中小學老師,和老師們解說,有壓力也有期待,壓力是和生物老師談野植,和地科老師談

星空,和歷史老師談布農文化,是班門弄斧。

期待的是,可以從老師的好學精神與玉山這片豐富的山林,重新思考與檢討自己的過去與未來。

鹿林山莊一如九年前那麼清幽與迷人,連睡覺的地方都沒變,但變的是人事已非,以及九年來在玉山山下歷經紛擾後的斑斑白髮。

原本期待的浩瀚星空,因南方雲系影響,只留下北方一隅,而且時而清晰,時而遮掩,所幸獵戶仍能突破雲層,在邱老師的引領下及星空指示筆的驚呼中,由參宿四--南河三--天狼星的冬季大三角揭開序幕。

每回在高山的夜裡,都會躺在箭竹草坡上,仰望繁星,盼著流星,許著心願,但是此行天候不佳,不能細數星星的故事,也沒能在流星劃過天際時,即時許下心願。

我們看到的只是數千或數萬光年前的星星,現在星星真的還掛在天上嗎?從宇宙的浩瀚觀省到自己的無知與渺小。山下的事還須爭取掛念嗎?昴宿星團的七仙女給了我答案。

     鹿林之夜,邱光亮老師的系統式教學,

讓雲霧上的冬夜星空,依然深刻閃耀。

   原本期待的啁啾鳥語,因為霧氣太重,鳥兒怕弄濕了羽毛,連一聲鳴叫也不吝給我們,讓三公斤重的砲架及砲筒毫無用武之地。

滿樹的松蘿與密林中的野鳥,讓鹿林山莊顯得格外靜謐。在鹿林山莊再好的解說都會形成贅語,讓老師們靜靜的享受清新的空氣與寧靜的山居生活,這是我的解說策略。把時間留給自己去思考,不知這是不是解說員的怠惰。

看著老師們在曾是水鹿天堂的鹿林草坡上傾聽與冥想,誰說解說就是要不停的說。

躺在草地上,放出身上的靜電,也放出山下的一切,讓心全歸給玉山。

  正想起去年五月在這片草坡上,突破國家公園的禁忌,讓一百餘位登山社的學生,在冷冽風雨中練習緊急露宿的情景,電話卻響起,又是學生山難事件,趕忙連絡,提供建議,並適時將登山安全觀念,植在老師們的心中。盼望山難不再,也盼望救難隊員儘快找到迷途的同學。

  東埔的溫泉對我來講只是水鹿的傳說,晚餐後離開孝愛的家,走在東埔街上,努力的尋找布農的味道,但石板山猪已不對味。難道布農人只能回到台東的布農廚窗部落,才能繼續延續布農文化,東埔街上已經不是布農的家。

也許東埔一鄰,還可以勾起我對布農的想望,只是美好的晨間活動,安排的卻是雲龍瀑布的健行,在古道上眺望東埔一鄰,看那炊煙,我似乎聞到了布農的味道。

 和以前一樣,在解說的最後,讓老師們摘下白匏子,貼在臂上、胸上。讓快步趕到雲龍瀑布的人,看見我們這群由父子斷崖折返的人,是否真是白跑了。

數十年來在台灣山林間漫步,曾踩在舖滿落葉的古道,看見風吹落葉飛揚,但端神一看卻是紅山椒鳥的群飛亂舞;曾在中央山脈主脊上,和觀音圈同行半小時;曾在嘉明湖湖畔與20餘隻水鹿相遇,這一切的感動,對我來說其實都是白跑了,因為我還會再去。一次的感動只會激起再次感動的動力。

真的是白跑了嗎?看見老師們身上貼著白匏子的滿足神情,和端看輕聞山粉圓的專注,再吃一碗愛玉加粉圓,誰說老師們不會再來,台灣山林是否只是到此一遊的風景區,解說員可以努力的空間真的很大。

 山粉圓的驚艷

  回到家裡,白匏子仍然緊緊黏在手臂上,聞著白匏子寫下這段山語,並期待下回的玉山解說之旅。

後記:小關山迷途的同學已於26日尋獲,人員平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