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鳥教官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山‧鳥‧狗‧人‧影
  • 20379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能高越嶺導遊(研習手冊)

壹、計畫(略)
貳、編組(略)
叄、能高越嶺古道之緣起
三百多年前,居住在今南投仁愛鄉的泰雅族原住民中的賽德克亞族人,為了擴大生存空間,由濁水溪中、上游向四方擴散,尋求新的天地。
其中道澤群、托洛閣群,翻越中央山脈至立霧溪一帶定居,稱之為太魯閣群。另一支霧社群,亦翻過山脈,東下木瓜溪,是為木瓜群。由於獵區的爭奪,導致中央山脈東西兩側同源的泰雅族人,逐漸形成敵對狀態,互不往來。
清治時期,由大陸跨海來台的官員與人民,不瞭解居處深山的泰雅族人,因而產生畏懼,因此,除了在淺山地區有提煉樟腦的事業外,對山區情況幾無瞭解與記錄留存。
日治時期,總督府為了掌握全台,於1896年4月也就是取得台灣治權的翌年,採取懷柔政策,在台設置11個「蕃界」。同年7月,埔里撫墾署成立,位居濁水溪中、上游的泰雅族原住民才開始與外界有了接觸。
1897年1月日本陸軍大尉深堀安一郎等14人,為了調查原住民部落分布,並擬開鑿由埔里至台東廳的橫貫公路。一行人由埔里出發入山,途中遇大雪,深堀大尉與帶路原住民發生爭執,14人均遭殺害。事後總督府為紀念此一事件,將天池西側3311m的山頭,命名為深堀山。
深堀事件發生後,泰雅族人憑恃著人止關的天險,與日本人發生多次衝突,日軍警傷亡多人。1898年1月總督府下令封鎖山區,1903年12月泰雅族人因缺乏鐵器,影響生計,乃向日本警方求和。1905年11月日警要求泰雅族人構築由埔里至霧社的第一條隘勇路,泰雅族人為了生計始得從命。
1907年1月,總督佐久間左馬太,提出五年計畫理蕃事業,預擬在全台開闢十條橫越中央山脈的隘勇線,另外再加開一條南北縱貫的隘勇線,連結各橫貫線,形成一個魚骨形的系統。霧社因位於南北縱向隘勇線的中心點,又是東西橫貫道的起點,因此成為地區交通中心。同年2月人類學者森丑之助,由埔里經霧社上能高,再由能高下至花蓮,這應是除原住民之外的能高首越。
1908年5月,台東廳徵集原住民由銅門向西開鑿隘勇線約12公里,稱之為巴托蘭隘勇線,此為能高越嶺東段的前身。而能高越嶺西段,日人多次動用武力,以現代火砲由埔里進入攻擊泰雅族人,族人死傷慘重。直至1911年3月在泰雅頭目的央求下停戰,但從此原住民失去了火槍,也失去了打獵的重要工具,日人勢力到達現在的盧山、春陽一帶。
東側原住民的遭遇則更加慘烈,1896年日本與原住民因土地、習俗等發生一連串的衝突,如1896年12月下旬的新城事件,1897年1月10日三棧事件,1897年2月6日加灣事件,1906年7月31日的威力事件等。儘管日本強力進逼18年,但位於立霧溪一帶的太魯閣族人仍未屈服日本的統治,持續頑強抵抗。
1914年5月7日日本乃發動所謂的太魯閣討伐之役,動員軍警2萬餘人,由東西兩面,夾擊太魯閣部落及巴托蘭群。東路日警一部由木瓜溪挺入,於沙卡亨社(現磐石保線所一帶)與另一部會合包殲族人。西部則由總督佐久間親自率領正規部隊及部份泰雅族人,在合歡山集結,由奇萊山順立霧溪而下。另一守備隊則由奇萊裡山東下木瓜溪上游夾擊,激戰三個月,2千餘位原住民勇士,終不敵日軍警精良武器及優勢兵力,幾近滅族。
1917年7月日本就依這東、西兩條軍警部隊所踏過的路線,開鑿完成能高越嶺道及合歡越嶺道。其中舊能高越嶺道由花蓮初音駐在所至霧社,全長81.2公里,沿線設有16個駐在所。
1925年,日人鑑於越嶺道須翻越海拔3307公尺的奇萊裡山,冬季積雪難行,乃於能高駐在所旁(天池保線所),沿著山腹開路至2802公尺的能高山北峰鞍部,再東下檜林,切抵柴田溪、奇萊溪至天長斷崖。
我們現在走訪的─能高越嶺道,雖然大部分遺址均已荒廢或傾倒甚至遭到破壞,但步道上仍可見日人在霧社事件後所留下的部分建物及1918年的遺址與鑿痕。當我們用雙腳一步一腳印的翻越中央山脈,欣賞台灣高山美景的同時,更要用心去體驗、緬懷這條古道上的一切。有機會更應帶領學生走向山林,認識台灣,領略這片美麗的山林。

肆、安全注意事項與行為守則
【安全注意事項】
一、能高越嶺道沿線有多處路段極易落石崩塌,部分路段路幅稍窄且路基鬆軟,行經該處時請留意腳步,切勿逗留並應加速通過。
目前易產生落石崩塌之路段有:0K+000-0K+680、5K+380-5K+800、8K+000、10K+050、21K+100-21K+300、21K+950、22K+300-23K+250等處,且易隨時因雨新生其他落石崩塌災害。
本步道兩側屬天然森林區域,常有毒蛇、毒蜂、蟲獸出沒,請勿離開步道並注意安全。(以上參考林務局網頁)
二、研習全程,請遵從指揮組及各小隊長之指揮,不得擅自脫隊,各小隊指定前領及押隊人員,隊員前不超過前領,後不落於押隊。小隊長及隊輔請全程掌握小隊成員,成員脫隊時,立即向嚮導組反映。
三、身體不適時,應主動向同伴或小隊隊輔反映。發現同伴有異常現象或類高山症狀況(如頭痛、嘔吐、氣喘、咳嗽或感冒),也請立即反映。
四、行進途中感覺足部不適,請立即告知醫護組協助處理,以免引起水泡。
五、本次行程正值梅雨鋒面,天氣極不穩定,故請做好背包防水處理並攜兩截式雨衣。
六、嚮導組無線電146.32;手機0928-893247


【行為守則】

為推動無痕山林,勵行「LNT」Leave No Trace請恪守以下規定:
一、禁止偏離已開放供公眾使用之步道路徑及住宿區域,紮營地點請集中於既有活動區域內。
二、垃圾請隨身攜帶下山勿遺留於自然環境中,並儘量避免使用化學製品洗滌或淨身。
三、排遺請遠離水源60公尺以上。大號時請挖20公分深之貓洞掩埋並將衛生紙帶下山。
四、非必要請勿騎乘機動車輛及登山腳踏車入山。
五、勿引進外來之動、植物或攜帶寵物。
六、不得騷擾、獵捕野生動物、毀損野生動物巢穴、撿拾蛋類或捕捉魚類。
七、不得毀損或取走區內古物、古蹟、化石等。
八、不得毀損或刻劃樹木、岩石或標示牌。
九、未經許可,不得採取生物標本,挖掘藥材或採摘、撿拾、剝取植物之枝條、果實或種子。

十、下山時,除帶走自己製造的垃圾外,行有餘力者,請撿拾山上垃圾下山。

伍、紙上導遊-6月7日
 
【台中  霧社  廬山】
7日中午起各車分別由台北、台中出發往今晚的住宿地─
廬山碧綠大飯店。
l          車輛編組及出發時地:
第一車22員:
教育部指揮組6員、處長、符興民(車長0935885195)、范琪雯、黃安元、李泊言、王浩然(連絡記者)、翁翠萍、申慧媛、黃以敬、黃昱豐、羅智華、黃于珉、翁郁容、吳政諺、郭雅慧、江新釧
1900教育部側門集合上車…2400抵廬山碧綠大飯店
 
第二車15員:
王越、吳豫州(車長0928893247)、李洪源、初志堅、陳東榮、翁國忠、林碧栖、楊光輝、黃天壽、王文偉、顏偉德、曾瑛嵩、洪若壽、楊志祥、朱子翧
1400台北火車站東三門上車…1500桃園…1930抵廬山碧綠大飯店
 
第三車19員:
謝正文、黃昭宏、蔡明揚、王春枝(車長0922503611)、周恩宇、溫智謀、徐春明、楊宗賢、文紹侃、李子明、陸崇高、余婉君、巫沛穎、鄧義雄、謝惠娟、黃國峰、黃耀斌、方妙茹、鄭中峰
1600台北火車站東三門上車…1730新竹…1900台中後火車站…2200廬山碧綠大飯店
 
第四車共20員:
張永吉(車長0953396990)、宋俊緯、陳俊欽、范龍玉、姜子健、劉志毅、詹維欽、熊志成、顧正誠、廖文泉、吳滿、劉樹林、鄧文達、蘇重泰、彭其龍、田慶琦、高思偉、林正雄、沈明政、蕭大川
1800台中後火車站…2030廬山碧綠大飯店
 
會車4員:
陳櫻汝、邱光亮、廖昌鈴、李泰和

參加總人數:80員

l         
行程介紹
入夜後各車將陸續抵達霧社,6月的霧社沒有平地的暑氣,那是海拔高度上升所致(海拔每上升100公尺,氣溫降低0.6度),1148公尺的霧社,較平地約低6度左右,是避暑的好地方。
霧社位於濁水溪與眉溪之間的山稜上,是能高越嶺及合歡越嶺道的起點。1914年日本發動所謂的「太魯閣討伐之役」,日軍第一、二聯隊及兩個砲兵中隊,約3千餘名軍士,在總督左久間的率領下,由霧社出發。第一聯隊經三角峰、翠峰(舊名追分)、櫻峰,翻越合歡山下太魯閣,第二聯隊則由我們這幾天走的路線,經春陽(赫哥)、廬山部落(博阿倫社)抵達天池山莊(能高)。
另外霧社還發生一件轟動的大事─霧社事件。由於今天24時前須抵廬山溫泉,因此無法讓我們在霧社櫻台,憑弔、緬懷1930年莫那魯道領導下的霧社事件。只能透過車窗凝望霧社,回顧此一事件導火線與作戰經過。
1930年能高郡霧社分室在轄區內大興土木(架設鐵線橋;興建改建駐在所、霧社小學宿舍、霧社公學校宿舍及修補道路等),原住民遭強制勞役,嚴重影響到正常的生活,此為事件導火線之一。
霧社分室刻意刁難數次密謀叛變的馬赫坡社頭目莫那魯道,要其在馬赫坡社後方的安達山砍伐建築所需木材,同時故意延付工資,此為導火線之二。
同年9月9日總督府為了讓深山原住民集體遷往山麓地帶,以利從事山地資源開發,乃命各州廳進行「蕃族調查」與「蕃族所有地調查」,此為第三個導火線。
莫那魯道與赫哥社人累積多年怨氣,於10月27日始曉,砍下馬赫坡駐在所巡查之項上人頭揭開事件序幕後,再兵分兩路殺入在霧社公學校舉行的聯合運動會會場,砍殺了能高郡守小笠原敬太郎及霧社分室主任等134位日本人。另莫那魯道長子,攻下馬赫坡造林地,次子攻擊馬赫坡駐在所,博阿倫社的原住民則攻打博阿倫駐在所,斯庫社人攻擊並焚燬屯原、尾上及能高駐在所。
泰雅勇士恃險抵抗,日軍警不敵,乃以飛機投下神經性及催淚性毒氣彈,並徵用道澤群、托洛閣群人「以蕃制蕃」。莫那魯道自知無法持續抵抗乃於馬赫坡後山岩窟自盡。12月20日日軍警在「櫻台」舉行儀式,結束這場慘烈的戰爭。
1931年事件結束後,日警將參與起義者暫監禁在西堡收容所及羅多夫收容所。日警為了治安需要,向協助日軍攻打莫那魯道等人的道澤群、托洛閣群索回戰爭中所發給的槍枝。但道澤群因其頭目在霧社事件時遭殺害,因此不滿日人保護起義者,拒絕交出槍枝。4月24日日警向道澤群暗示,准許其攻擊在收容所內的俘虜,再交回槍彈。
4月25日凌晨道澤群,攻擊兩個收容所內手無寸鐵的族人,殺死195人,並割下101顆頭顱,向日警邀功。101個人頭的震憾的照片,刻著原住民族在異族入侵下同族相殘的血淚。因為過程極為慘烈,因此有人稱此為第二次霧社事件。
車過霧社,窗外依稀可見碧湖(萬大水庫)的波光。經過春陽部落時,在公路南側可看見一個圓椎形的小山頭,因與富士山形略同,因此霧社事件前日本人稱其為小富士山。霧社事件爆發時,當時任巡查的原住民花崗一郎及警手花崗二郎,在此自殺,日人乃將此山改名為花崗山或花崗富士山。
遠方溪谷是萬大水庫上游的塔羅灣溪,溪畔則是聞名的廬山溫泉也是今晚的泊地。廬山溫泉原是馬赫坡社的領地,霧社事件後,日人強制驅離馬赫坡社人至眉溪川中島,將溫泉地讓給協助日警有功的托洛閣群。
從明天開始我們將有兩夜無法洗澡淨身,因此今夜可得好好享用廬山溫泉。請南投縣聯絡處行政支援組分配今晚住宿位置。小隊隊輔請逐一檢查隊員裝備(缺雨衣者,請務必購買)。
廬山溫泉的源頭在塔羅灣溪溪谷中,相傳是當地原住民在山中狩獵因追尋獵物而發現的;日治時期稱此溫泉為「富士溫泉」,經過科學檢驗,證實此地泉屬於強鹼性碳酸泉,對於關節炎或神經痛患者有相當的療效,且因為鹼性泉經過處理後亦能飲用,所以飲用廬山溫泉水也對胃疾患者有所幫助,另外也可降低血糖嘉惠糖尿病患者。因此,日人在此建造了溫泉療養所,早期只是木造的洗浴池,近年來溫泉旅館紛紛成立,帶來大批的觀光遊客,每到櫻花季時,落櫻繽紛的美景更吸引大批人潮前來賞景、泡湯。
泡湯後,請將隊輔發予的兩日份行動糧裝入背包中,並將名條綁在登山背包明顯處後,趕緊就寢吧!明天早上8點就得出發了。

6
月8日行程介紹
【廬山至屯原】
早起的朋友可以和冠羽畫眉、白耳畫眉、紅頭山雀、赤腹山雀、黃胸藪眉及紅嘴黑鵯等野鳥一同在廬山溫泉區散步。別忘了7點前要回到飯店準備用早餐及整理背包,隊輔及嚮導組協助調整背包肩帶及腰帶。
8時各小隊提醒上廁所後再上車,車滿20人即行開車。離開廬山碧綠飯店,車過溫泉叉路口右轉接回台14線,約20分鐘,可見一溫馨樸實的部落,那就是廬山部落,此處海拔1391公尺,原為泰雅族博阿倫社。霧社事件時,博阿倫社原住民焚燬博阿倫駐在所(現廬山民眾活動中心)。日軍回攻至博阿倫時,在臨溪高地上架設砲陣地,居高臨下攻擊下方的馬赫坡社(廬山溫泉)。事件結束後,日人驅離博阿倫社人,將此地交予托洛閣群。因此,現在居住在廬山部落及溫泉區的原住民,已不是當初霧社事件起義的族人後裔了。
此處依國家安全法施行細則第48條規定設有入山管制站,我們在此繳交入山證後才能進入。
車過廬山部落,沿彎迤邐而上,連續180度的彎道,從空中鳥瞰有如髮夾,因此有人稱之為髮夾彎,這是台14線在西部最後一段公路。台14線西起彰化中庄子,向東經快官、芬園、草屯、埔里、霧社,止於屯原的99k,東部的台14線公路則接於183k的銅門檢查站,終止於187.5k的花蓮仁壽,其中的缺口我們將要用雙腳讓它連接起來。
這段髮夾彎,興建於1943年,當時日本人即想由此向東建一橫貫公路,1950年代國民政府亦有如此構想,但因天長斷崖、五甲崩山等破碎地形而作罷。未能完工的台14線,雖然沒能新增一條橫貫公路,但卻留下了野生動物的棲息處所及昔日爭戰與變遷的遺跡。
車抵道路終點即是屯原登山口(海拔1986公尺),這裡是能高越嶺西段的入口,對山友來說屯原是許多開始,也是結束,能高安東軍山縱走、奇萊連峰縱走、奇萊南華山、能高越嶺等,都是在屯原開始或是結束。
1918年7月(大正7年)日本為道路維修與東西郵件遞送,在此處興建駐在所,設有巡查4人、警手5人。於停車處向回走約200公尺,在北側的平台上,仍可在芒草中找到89年前屯原駐在所的駁崁及砌石遺跡。

【屯原登山口至 雲海保線所】

  下車後,請跟著隊輔及嚮導組作暖身操,並大口呼吸享受芬多精。高山紫外線極強,請塗抹防晒油或作好防晒措施。行動電話可暫時關機以節省電源,最好三天都不開機,體驗不被行動電話控制的感覺。若要緊急連絡,路程圖上有標示可通行動電話的位置。調好登山杖長度,背起背包,開始越嶺路。
由屯原至天池山莊約13公里,步行時間5至6小時,請各小隊隊輔指定前領與押隊,步行時,前不超越前領人員,後不落於押隊,讓全小隊成員不離不散的向天池邁進。出發後5分鐘(0.3k),遇一崩塌地形,2005年5月12日台中速聯登山隊在登奇萊、南華山的回程時,在此遇土石滑落,3位隊員慘遭土石掩埋死亡,其中一人迄今仍長眠此地。當時某電台記者還為了採訪此一山難新聞,在屯原登山口攔住返程巴士,與生還者發生嚴重口角衝突。
越崩塌地後,步道良好,鳥語啁啾,在林中健行,輕鬆愜意。林務局在每一公里處均立有木牌為記,上山時每公里步行約22分鐘,只要沿路從1k數到13k,就到天池了,不必再擔心嚮導騙你「再一個彎,就到了」。
 
約略一個小時,在台電甲線第41號指示牌的上方十公尺凸稜上,海拔約2100公尺處,有夯土牆及砌石駁坎遺跡。這是1931年霧社事件後,為加強山地控制所增設的富士見駐在所。之所以稱富士見,係因為此地是展望馬海僕富士山最佳地點。對照著日軍在馬海僕富士山上空投彈的照片,歷史好像就在眼前。
再過半個多小時,在路旁可見一個土地公廟福雲宮,在此合掌祈求此行平安,再往前數步即可抵達雲海保線所(由屯原登山口至此4.5k),如果自忖體力無法負荷此次行程者,在此向嚮導組表示,經評估後,由嚮導組派員陪同返回屯原搭車返家。
雲海保線所主體建築是沿用1931年日本興建的尾上駐在所。在其東方約一公里處的道路下方,為舊尾上駐所遺址,舊尾上興建於1918年9月(大正7年),舊駐在所於霧社事件時遭焚毀,因此事件後1931年(昭和6年)於此處重建尾上駐在所,此一房舍迄今已有76年歷史,現被台電當作保線之庫房及工作人員休息處所,因面對南方常有壯觀雲海,故稱之為雲海保線所。保線所後方仍可見當年駐在所存放武器彈藥庫的庫房。
雲海保線所有廁所可供利用,離開雲海後第二間廁所是3、4小時後的天池山莊,因此請多加使用。我們在此休息30分鐘,可享用承辦單位為大家準備的「第一天行動糧」並眺望能高主峰的壯麗山景與雲海。若需發新聞稿或連絡公務,此地可通中華電信。另別忘了多補充水份(請添加運動飲料粉,以維電解平衡,避免抽筋)。

【雲海保線所至天池山莊】
為避免午後雷陣雨,請各小隊控制時間,10時15分前務必離開雲海保線所。過5k在古道左側山坡可見白木林,這是森林被火紋身後,經風吹日晒所留下的見證。經此行第二座吊橋時,可回望白木林景觀。我們一路由西向東不由原路下山,因此有時回首可以看到不同的景色,也會有不同的發現。
過吊橋不久即見大崩塌地,若遇雨須特別小心通過,若有落石則依嚮導組指揮通過。
雲海至天池間的松林深處,有一建於1931年的松原駐在所遺址,該遺址共有三層,不過現在已深埋在蔓草之中,可由路旁GPS定位基點,切向上方凸稜,尋找遺址上的檜木殘柱。
越松林駐在所遺址後約150公尺路旁,有一保留完整的木炭窯,高約150公分,內部均為砌石,出入口之門楣尚在。再往前100公尺又可見一60公分高的夯土炭窯。山區冬日嚴寒,故須以木炭取暖,木炭的製作不是用火直燒木材,而是把土窯加溫逼出木材的水氣,使其脫水、炭化。這個過程火要日夜不停的燒(溫度約在攝氏三百五十度至一千零五十度之間)。約經兩個星期的「陽火」加溫,再將窯門,排煙口及添材加溫門封閉,用窯內的「陰火」將木材悶上五十天左右才可以開窯產出可用的木炭。
 9k前有一清洌水源,可在此進補行動糧,並用山泉水消除暑氣與疲累。行動糧就是午餐,登山午餐受限時間,不宜大肆炊煮。行動糧中以碳水化合物居多,是因為脂肪、蛋白質在人體吸收轉化時耗氧量較大,高山空氣稀薄,故食物選擇以碳水化物為主。中午天氣可能較悶熱,別忘多補充水分。
如果行程順利1400時就可看見遠方的天池山莊,約在1430時可抵第三及第四座吊橋,第四座吊橋旁有瀑布相映,此瀑布源於奇萊南峰下,我們明天會經過,若在那濯足,足味就可萬里流了。瀑布因有三層,故稱之為三疊瀑布。冬季瀑布結冰,搭配吊橋上的登山客,景色超絕。夏季雨後水量豐沛,在吊橋上可感受震耳的水聲及迎面襲來的水氣,瀑布前的鐵杉在水霧中,別有一番景象。如果時間、天氣許可,此地可多作停留,多拍一些照片。最晚1600前得離開三疊瀑布。    
 過三疊瀑布約8分鐘,遇三叉路,向上走為天池及奇萊南峰,向下走1分鐘即到天池山莊。
日治時期,此地為能高駐在所,1918年9月興建,原為純檜木打造的日式建築,有浴室、臥房可容納上百人住宿,當時稱之為「能高檜木御殿」,此一豪華建築,燬於1930年的霧社事件。1931年於原址重建,規模與尾上駐在所(雲海保線所)略同。二次大戰後日人離台,台電沿用此建物作為保線基地,稱之為天池保線所,1986年保線所遭焚燬。1993年林務局於原址興建天池山莊,也就是今日所見的鐵皮屋舍,可容納60人住宿。
晚餐是由莊主李正一兄弟負責料理,每人自備餐具自行取食,飯後莊主會拿出吉他彈唱民歌,與我們同樂。莊主的歌藝聞名登山界,另具親和力與熱情,又是登山高手,在山區救人無數。
 今夜除了哼唱民歌外,天池山莊外面的空地,因為光害少,銀河及滿天的星斗,懸在能高主峰的南天上,科博館邱光亮老師,會帶領我們神遊浩瀚的星空。(期待好天氣)
 2000時熄燈後,請保持安靜,2100時全員就寢,也許會認床睡不著,也許不適高山低氣壓,整夜無法入眠,但就算整夜數羊,或是伴著此起彼落的鼾聲,無論如何都要讓自己身體放鬆躺在床上,以獲得明天的體力。
此時,如果覺得體力無法負荷往後兩天的行程,還可以向嚮導組反映,於明天一早由機動組派員由原路護送下山。


6月9日行程及百岳介紹
【天池山莊─天池─奇萊南峰】
今天行程是此行中最精采的一段,用畢早餐後,請將雨衣、行動糧、飲水1000cc、外套、杯碗等放入小背包中,無小背包者可數人合裝一背包,輪流背負。大背包則放在山莊門口,由行政支援組運送至縣界集中。自忖體力不好或隊輔判定不適高山行程者,隨同背包及行政支援組沿能高越嶺道至縣界休息,等待本隊抵達。
上午0600時依小隊順序往奇萊南峰出發,初時在玉山箭竹林中陡上階梯步道約30分鐘抵達天池,在此略作休息賞景天池旁原有小屋遺址,1918年10月泰雅族警丁越嶺送信,遇颱風在此殉職,日警在池邊立碑紀念,後來此碑移至縣界,但1970年代遭破壞,現僅存基座。
0700時遇叉路,直走是有黑色奇萊之稱的奇萊連峰,舊能高越嶺道就是走這條路到前方的奇萊裡山,再循東稜下切至天長斷崖,途經聯帶山駐在所、森中駐在所、朝日駐在所,三座駐在所均設立於1918年,由於人跡鮮至,駐在所遺址上尚留有日人飲酒的空瓶及完整的砌石、屋基、檜木柱等。1925年,日人鑑於越嶺道須翻越海拔3307公尺的奇萊裡山,冬季積雪難行,乃於能高駐在所旁(天池保線所),沿著山腹開路至2802公尺的能高山北峰鞍部,再東下檜林,切抵柴田溪、奇萊溪至天長斷崖。
0715時下切至溪底,這就是昨天三疊瀑布的上源,也是塔羅灣溪的源頭。越溪後,經50分鐘之字形緩坡後抵奇萊南峰,海拔3358M是二等三角點No.1469百岳排名第41。
   台灣區區三萬六千平方公里,即有二百餘座三千公尺以上的雄偉高山,密度之高世界罕見。
1970年山岳界人士為了推展登山活動,籌組百岳俱樂部。並由登山界四大天王之一的林文安先生著手規劃,1971中央山脈大縱走結束後,與另三大天王蔡景璋、邢天正、丁同三等岳界耆老,對外公布100座山容明顯,各具特色且有三角點的山峰,稱之百岳。
百岳分布以中央山脈6969座最多,雪山山脈1919座次之,玉山山脈1212座。其中中央山脈百岳依縱走行程,由北向南區分為:北一段、北二段、北三段、南三段、南二段及南三段等六段。奇萊南峰位於北三段之中點,北三段全程由合歡山入山經奇萊北峰、奇萊主峰、奇萊南峰、南華山、能高主峰、能高南峰、光頭山、白石山、安東軍山後出奧萬大森林遊樂區,縱走全程約需9天,也有區分奇萊連峰及能高安東軍兩段縱走行程。此一行程有全台灣最美的高山草原、高山湖泊(萬里池、白石池、屯鹿池),是大學登山社同學的最愛。
如果天氣良好,可站在奇萊南峰頂上,搜尋百岳山影,北望可見合歡主峰、東峰、北峰、石門山等四座最易攀登的百岳。再遠些可見雪山山脈百岳群,東北方則是形如劍龍的奇萊連峰,有卡羅樓斷崖、奇萊主山及奇萊北峰。遠後方還有中央尖山、南湖大山等百岳名山。向南則有能高安東軍連峰,更遠處則可見到玉山群峰。
奇萊南峰頂旁有一屋基與水池,據稱是二次大戰後,國軍所興建的兵舍,因交通不便未完工即改建於合歡主峰上。
嚮導組會用塔羅灣溪源的山泉,在南峰頂炊煮咖啡及奶茶,請自備杯碗,一起品嚐百岳咖啡。
 
【奇萊南峰─天池─南華山─縣界】
 
0930時前須離開奇萊南峰,循原路下山,於天池轉進南華山叉路,過兩處森林,即可攀上中央山脈主脊稜線,此一稜線的箭竹草原,遼闊壯觀,留有許多登山攝影者的足跡。經數個假山頭後,抵達海拔3184公尺的南華山,又名能高北峰,三等三角點No.5942百岳排名第75。能見度佳時,東望可見太平洋。
1115時前得離開南華山頂,順稜下山,一路有高山野花及酒紅朱雀、金翼白眉、岩鷚等高海拔野鳥相伴。
 切到稜底即為形如牛魔角的卡賀爾山(3158M)與能高北峰之間的鞍部(兩山頭之間形如馬鞍),海拔2802公尺,西側是濁水溪上游支流塔羅灣溪的源頭,東邊則是木瓜溪上游支流丸田溪。
能高越嶺古道上有三個足跡俾供緬懷:
第一是數百年前泰雅族賽德克雅群及廬山山部落巴雷巴奧群從廬山山經中央山脈踏至木瓜溪流域的腳印。
第二是1914~1930年日本人為了控制原住民及治台,輜重輾壓的痕跡,以碑石及駐在所遺址為代表。
第三則是1950年台電架設輸電塔將東電西運的保線工程,以「光被八表」碑為代表。
鞍部旁有三個只留基石的紀念碑,分別是:
1.    紀念1918年殉職於天池的泰雅警丁。
2.    紀念1930年修電話線墜落丸田溪溪谷的丸田榮太郎巡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